吸毒者在運輸途中被查獲的罪名認定

 合作案例       |    2019-02-26 00:25

吸毒者實施毒品犯罪的性質認定,在實踐中,爭議較大,近幾年法律規定也有變化。

????張三是吸毒者,在運輸毒品的途中被抓獲,

????問題一,張三供述所運輸的毒品系供自己吸食,本案沒有其他證據證明毒品的用途,此種情況下該如何定罪?

????問題二,張三供述是替李四運輸的或者是運輸給李四的,沒有其他證據證明毒品的用途,該如何定罪?

????問題三,問題二如果張三主觀明知李四是將毒品拿來販賣,又該如何定罪?

????很多人也許會回答:問題一的答案是非法持有毒品罪,問題二的答案是運輸毒品罪,問題三的答案是販賣毒品罪。

????《南寧會議紀要》規定,吸毒者在購買、運輸、存儲毒品過程中被抓獲,如沒有證據證明其實施了其他毒品犯罪行為,查獲的毒品數量大的,應當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?;诖?,問題一的答案確實是非法持有毒品醉。

????但是《大連會議紀要》對此作了不同規定,吸毒者在購買、運輸、存儲毒品過程中被查獲,如沒有證據證明其是為了實施販賣等其他毒品犯罪行為,查獲的毒品數量達到較大以上的,應以其實際實施的毒品犯罪行為定罪處罰。

????《大連會議紀要》的本意是當吸毒者運輸毒品數量大,就看是否明顯超出其合理吸食量,明顯超出其合理吸食量時,以運輸毒品罪定罪處罰,沒有明顯超出則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處罰,所以問題一在《大連會議紀要》出臺以后,就需要對犯罪嫌疑人的合理吸食量進行評估,這個時候問題一里的情形可能構成涉嫌運輸毒品罪。而不再以《南寧會議紀要》規定一律認定為非法持有毒品罪。但是如何確定合理吸食量問題,各地的標準不一樣,損害了國家法律的統一性!

????為了解決《大連會議紀要》的該突出問題,武漢會議紀要進行了細化和完善,《武漢會議紀要》規定:吸毒者在運輸毒品過程中被查獲,沒有證據證明其是為了實施販賣毒品等其他犯罪,毒品數量達到較大以上的,以運輸毒品罪定罪處罰。

????《武漢會議紀要》明確規定了吸毒者運輸毒品行為的定性,降低了證明門檻,不再需要證明合理吸食量問題。吸毒者運輸毒品,直接以數量較大作為分界標準,不再以更高的合理吸食量證明標準為界。據此吸毒者運輸毒品,數量達到較大(十克海洛因標準)以上,處于運輸狀態,認定為運輸毒品罪。即,數量到達較大以上,問題一的情況在2000年到2008年之間無條件認定為非法持有毒品罪,在2015年以后無條件認定為運輸毒品罪,發生了360度大轉變。

最高人民法院認為,《武漢紀要》這樣規定的主要理由是:

????第一,雖然我國對吸毒行為一般不按照犯罪處理,但刑法設置非法持有毒品罪的定罪標準時,實際考慮了吸毒者合理吸食量的因素,故可以把數量較大視為合理吸食量的界限,超過數量較大標準的,應視為超出了合理吸食量。吸毒者在運輸毒品過程中被當場抓獲,毒品數量達到較大以上的,表明其并非單純以吸食為目的運輸毒品,如沒有證據證明其是為了實施販賣毒品等其他犯罪,根據其客觀行為狀態認定為運輸毒品罪具有正當性。

????第二,我國吸毒人員數量龐大,是毒品犯罪的重要誘因,為從源頭上遏制毒品犯罪、減少毒品流通,應當加大對吸毒者實施的毒品犯罪的打擊力度。故而對吸毒者運輸毒品行為的定性,不應在數量較大標準之上設定更高的合理吸食量標準,否則容易放縱吸毒者實施的毒品犯罪。

????第三,合理吸食量目前尚難以準確界定,實踐中各地掌握的標準也非常不統一,不利于統一執法尺度,直接以毒品數量較大作為區分標準更便于實踐操作。

????筆者認為,此種規定還迎合了同一部法律的內容協調性問題,《武漢會議紀要》規定行為人為吸毒者代購毒品,在運輸過程中被查獲,沒有證據證明托購者、代購者是為了實施販賣毒品等其他犯罪,毒品數量達到較大以上的,對托購者、代購者以運輸毒品罪的共犯論處。為他人購買用于吸食的毒品,在運輸途中被抓獲,沒有證據證實實施他犯罪行為,定運輸毒品罪。為自己購買,沒有實施其他犯罪行為,若不定運輸毒品罪,則量刑失衡,顯示公平正義。

所以,吸毒者運輸毒品,數量達到較大以上,沒有證據證明實施其他犯罪,則無條件認定為運輸毒品罪,不可能再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。